毕业论文论文范文课程设计实践报告法律论文英语论文教学论文医学论文农学论文艺术论文行政论文管理论文计算机安全
您现在的位置: 毕业论文 >> 报告 >> 正文

学习沈浩心得体会

更新时间:2010-1-14:  来源:毕业论文
学习沈浩心得体会
电视电脑上关于沈浩事迹的报道,我听了之后很感动,一是对小岗村这个改革先锋的变迁感动,二是对沈浩本人的思想行为感动。前者已有《小岗村变迁的启示》一文上网,后者就是本文要所说的。
小岗村是举国皆知中央宣传的改革先锋和改革样板,对待小岗村的态度,就是对待改革开放政策的态度,否定小岗村就是反对改革开放。这是任何"成熟"干部的起码常识。在沈浩到小岗村工作之前,已有许多干部来小岗村工作过,都是无果而返,原因就在这里。他们不是没有看到小岗村的问题,而是不敢讲这些问题,更不敢解决这些问题,害怕因此而犯政策性错误,危及自己的政治生命,甚至危及自己的饭碗。
沈浩的高尚,就在于他没有这些考虑,而是敢于正视并积极解决小岗村实际存在的问题。尤其是沈浩带领小岗村干部参观南街、华西、大寨等先进村,在小岗村也搞土地承包权流转,更是敏感的政治问题,很容易给戴上否定小岗村改革样板、反对改革开放的大帽子,让你落个工作做不成,还要背上黑锅走的可悲下场。沈浩就是冒着这样的政治风险在小岗村工作的。这才是真正的无私无畏的共产主义精神!这比起那些贪污腐败的干部来,简直是天壤之别。
这就是我听了沈浩事迹之后的又一感想。我完全支持对沈浩事迹的宣传报道,衷心希望每个干部都向沈浩同志学习。
最近几年一直关注的两个人:一是为三农发展奔走呐喊的李昌平同志,一是大包干典型小岗村的沈浩书记。之所以关注他们,是因为他们都是新时期破解三农问题的思想者理想者和实践者。
今天读到昌平同志为沈浩书记写的悼念文章(算是悼文吧),心中长久以来的思考疑惑得到释放。
原文如下————
沈浩同志走了,留给我们太多的伤感、揣测和思考
李昌平
5年前,为了见沈浩,笔者还专程去过小岗村,没有见到,倍感遗憾。
今年11月8-10日,第三届县乡干部论坛在武汉召开,本来沈浩在我等邀请参会的名单中,可有朋友说沈浩同志太忙、小岗村又太敏感,这样开放的论坛沈浩来了也不会发言,我等便放弃了邀请沈浩同志参会。假如沈浩被邀请参加了这个论坛,或许他就不会离开我们了。
11月6日,沈浩同志永远的离开了我们。9日论坛开幕的时候,我受主办方委托致辞,本来我的讲话稿上的第一句话就是为沈浩同志默哀三分钟,但致辞的前一分钟,我将默哀三分钟这个仪式给删除了。
我与沈浩同志虽然未曾谋面交流,但当我数年前在南街村时看到沈浩同志的留言“学习南街村,壮大集体经济,走向共同富裕”时,就有了似曾相识和心心相通的感觉了。近几年来,我一直关注着沈浩同志在小岗村的一举一动,看到他越来越大的动作,动真格的了,想想自己曾经在基层十几年动真格“折腾”经历,就体会得到沈浩的困境、困惑和身心疲惫的状态,有太多的话要对他说。最想对沈浩说的话是:现在的农村,方向和道路不明确,左不得,右不得,做什么都可能“错”,或者不合法,或者不合理,还不是动真格做事的时候啊!可是,沈浩同志这一走,要说给他听的话,他再也听不到了。
或许是留下了这些遗憾,最近一段时间,常常想到沈浩同志,睡不好,吃不香。
沈浩同志生前有一个愿望——想写一本书。可想而知,沈浩想说的东西一定很多,且不主流,所以才会想到要写一本书。如果沈浩的书能够面世,或许是一本对中国农村未来发展道路产生重要影响的书,真可惜啊!沈浩同志想说什么,我们听不到了,看不到了。如果有人能够深入小岗村,收集沈浩在小岗村的讲话、思考、困惑、思路……,写一本《沈浩在小岗村的1500天》,我愿意给予必要的支持。
沈浩同志急匆匆的无声无息的走了,他想说的真心话我们或许永远听不到了,听到的或许不再是他的真心话的。沈浩同志走了,带走了他对中国农村未来发展道路的深思熟虑,留给我们太多的揣测和思考空间。
第一,沈浩同志,为什么要喝这么多酒啊?为了小岗村的发展,就一定得喝酒吗?为什么不找几个村民为你代酒啊?是不是不吃“敬酒”就有“罚酒”?谁该为你的死负责任啊?敬你酒或罚你酒的人到底是些什么人?他们到底该不该对你的死负责?沈浩同志,难道你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如果是为小岗村的发展搭上了命,谁负责赔偿?组织上也要明明白白说清楚,还沈浩同志一个清白啊!给沈浩同志家人和天下人一个明白啊!
第二,小岗村内部为什么就出不了带头人?为什么?30年前,小岗村年年找政府吃“返销粮”“救济粮”,后来有带头人冒“杀头”之险分田单干,终于温饱有余了,推动了全国的大改革;可是现在的小岗村,却只有找政府要国家干部做带头人的带头人,年年需要政府财政源源不断为小岗村“输血”。这其实是30年前吃“返销粮”“救济粮”的一种翻版。小岗村人30年前冒死也不吃“返销粮”“救济粮”的精神哪里去了?
第三,小岗村在政府和社会的大力帮助下,几乎年年上新项目,为什么成功的极少?内因是什么?外因是什么?
第四,撇开小岗村的内因不说。在资本过剩、生产全面过剩的时代,90年代以来所谓的农业结构调整和产业化项目的成功率到底有多高?假如没有国家项目资金源源不断的扶持,有几家农业龙头企业不倒闭的?年复一年的“结构调整”和千篇一律的“公司+农户”农业现代化政策,到底对不对?
第五,小岗村人三顾南街村,说明了什么?沈浩在南街村的留言“学习南街村,壮大集体经济,走向共同富裕”,为什么沈浩同志只能在小岗村推行“公司+农户”的发展模式?小岗村人接受“公司+农户”的发展道路吗?没有了土地村民集体所有制和有偿承包制,怎么壮大集体经济?怎么实现共同富裕?怎么巩固和完善村民自治制度?
第六,小岗村还代表中国农村的前进方向吗?“长久不变”、“永远不要变”,依据是什么?变与不变到底谁说了算?
第七,假如今后政府不再为小岗村派第二个沈浩,小岗村怎么办?小岗村会不会乱成一锅粥?沈浩会不会由小岗村的“恩人”变成“罪人”?当然,沈浩同志永久的留在了小岗村,安徽方面必然会为小岗村派出第二个沈浩,并且依然还是财政厅的人继承沈浩同志的遗志和未竟事业。即使第二个沈浩再在小岗村搞5年,小岗村就可以实现共同富裕吗?
第八,小岗村的困境,是不是中国农村基本经济制度和治理制度的困境?沈浩的困惑,是不是千千万万基层干部的困惑?农村改革是不是越走越偏了?
第九,左脚在前搞了30年,成绩很大,问题不少。右脚在前也搞了30年,成绩也很大,虽然解决了前30年的很多问题,但产生的新问题更多了。小平同志80年代就讲,农村要有“两次飞跃”,第一次飞跃——把农民从人民公社解放出来,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解决温饱问题;小平同志晚年又几次强调,农村要有第二次飞跃——发展合作经济和集体经济,防止两极分化,实现共同富裕。中国农村到底需不需要第二次飞跃?何时开始第二次飞跃?会不会有第二次社会主义高潮?如何迎接第二次社会主义高潮?
第十,30年的农村改革,总的来讲是“去政治化”的30年,是去社会主义的30年。现在,60年前的地主及其后代也开始理直气壮的要“老业”和“祖业”了,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小“混混”像地里的韭菜一样,割了一茬又一茬,基层党组织和政府见着“混混”要么绕道走,要么称兄道弟一块走。现在,不少老百姓不怎么骂基层干部腐败了,开始骂改革开放了。未来30年,农村该不该坚持社会主义道路?该如何走社会主义道路?该不该“讲政治”、树正气?“去政治化”带来的问题,到底是 “讲感情”解决,还是 “讲政治”、“讲人民民主政治”解决?仅仅靠法治,可以解决农村的政治问题、经济问题、社会问题、生态问题和司法腐败的问题吗?
沈浩同志,你是公仆队伍中不多见的对农民有真感情的人,率真的人。我尊敬你!怀念你!
学习沈浩心得体会下载如图片无法显示或论文不完整,请联系qq752018766
设为首页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lwfree.cn 六维论文网 严禁转载
如果本毕业论文网损害了您的利益或者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一定会及时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