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论文论文范文课程设计实践报告法律论文英语论文教学论文医学论文农学论文艺术论文行政论文管理论文计算机安全
您现在的位置: 毕业论文 >> 医学论文 >> 正文

就医选择权应归还病人

更新时间:2010-3-21:  来源:毕业论文

就医选择权应归还病人
,"要求了解中医才能反对中医","要求精通传统文化才不能拒绝接受传统文化",是颠倒了因果。类似的逻辑错误,广泛存在于中国式的诡辨争论之中。本质上,争论者并不是在"摆事实,讲道理",而是在"摆架势,讲道德",争夺对事务的裁判权。至于裁判结论是否谬论,本身无关紧要。中国,是一个道德治国、等级社会的传统文化;文化,为此目的,存在了两千年。

  不理解科学的辩证法,不理解黑箱(blackbox),即无法进行统计治疗效果风险概率的不确定性;不单单是在中医这类问题上,在各种社会问题上,中国社会的争论,无论初衷是不是出自民主观,最终,却总是陷入道德制高点的争论,以及神秘化证明的矛盾自证的误区。争论者,大多数着眼于非黑即白的绝对裁判权,而忘记了,自已到底为了什么利益目的,参与到这样的争论之中。而事实上,大多数争论,总是在一方是非黑即白的绝对争取;而另一方,则在确定黑箱适应范围上坚持原则。这样的争论,要么永远没有一致结论,要么,争论,要通过毛泽东式的残酷内战、挑动华夏子孙互相之间的屠杀、批斗、压迫,种种愚昧凶残的手段,才能结束。

  以中医来讲,中医维护者似乎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维护中医从业者、病人个人选择权的利益。他们的维护,完全陷入了置自已于死地的错误境地:

  1)错误一;西方科学不是科学的全部,中医是中式科学。(差不多是这样的观点);这是错误引用民族主义用于学术争论,而理由,居然就是承认对方的最高指控:不是西方的科学,也即人家认为的现代科学。这就够了!(还真有这么蠢的)。

  2)错误二:"你的中医水平及不上我,也不能解释我随意挑出来的一大段中医话",所以,中医是不是科学,我说了算。这是违反了"科学是他证,他证来源于他人的重复性验证"这个科学方法论的原理,以自证代替他证。结果,以此辩护,效果与一相同,自已证明自已"不是科学"。

  3)错误三:陷入攻击反对者的道德、学识水平;这是《中国式诡辩》的常用伎俩;否定他人的发言权。得到的也就只能是精神胜利法,而第三方受众看来,等于说,"这帮家伙没辄了"。引用《远离中国式诡辩》中的逻辑,这种错误的根本就在于,任何人都有权持自已的认识"中医是科学,还不是伪科学",你只能解释自已为什么信奉中医,为什么不信中医,而不能说, "他人(你)没有权力信中医,或者不信中医"。你解释的目的,是为了争取第三方认同,而不是为了强制辩论对方接受你的选择;那样,你将失去所有说服第三者受众的机会。

  这几种错误,在那些没有基本科学知识,却精通古老中国文人(通常是御用的)雄辩的传统文人那里,不单单是在中医这样的事务,几乎在所有辩论中,都司空见惯。 科学,是一种验证结论的方法论,最简单地说,就是"实证性,重复性"。科学不是一种道德标准,科学本身不是一种"理论"。自然,也不是恩格斯把简单问题复杂化的错误"客观性和发展性",所可以准确描述的。(笔者用很大的毅力抑制住直观描述,没有说这家伙是一个文盲)。科学,就是一种验证理论的方法,本身不是一种理论。也就不存在任何可以修改、再定义的余地。"科学一定是正确的吗?",这句话问得毫无意义。科学只是回答,按"实证性、重复性"标准,是 YES,或者NO。你愿意怎么接受它,反对它,是你自已的事。你不愿意,可以把"科学"称为"不科学","伪伪伪科学","鬼学","方学","错学"……,你能改的,只是它在你大脑中NAME;(不是别人的),它的DEFINITION,仍是"实证性,可重复性"。

  以攻击科学定义为中医辩护,毫无意义,那怕你翻透了马恩列斯毛外加孔子孟子的大作,也是毫无用处。何况,你阁下在传统文化上的认识,也不见得比你的对手真的强到那里去。就以笔者来说,笔者对中国历史文化的发展模式、演变,那是相当自信的。简单争论中医是不是科学,如同简单争论"一个人是不是坏人"一样,毫无意义。人之初性本善,而人做的事,则可能非常坏。因为事太坏,为了防止同样的坏事更多发生,要惩罚到"性本善的人"身上。大概,这就叫对事不对人。

  本文还可以参考"大学无书,远离中国式诡辩"系列主题:

  《中国式诡辩:官本位文化之权位崇拜心魔》

  《"大学无书",远离中国式诡辩!》

  《国际人权社会原则其实是"永恒的利益"》

  《人性本私:中国信仰缺失是伪命题》

  《人性本私:让独立专家观点雷倒的都是可爱的动物》

  《批判中国文化社会之愤怒与愤努的批判》

  《有谁见过引经据典掉书包的分析报告?》

  其实,科学并没有否定中医!相反,企图否定科学,就否定了中医任何生路。以科学的观点为中医辩护,那么马上可以得出三个结论:

  1)中医是有效的;别管它什么原因,但是至少在若干病种中,接受中医治疗病人反应有效;(机理,是黑箱范围);

  2)中医,至少部分病人的是接受的;

  3)中医的确还没有得到严格的重复性实证;但是,同样在大部分相关领域,也没有得到重复性实证"证明中医无效"!

  那么,还争什么呢?呵呵,一些人争的,只不过是完全、全面地肯定中医,这当然是徒劳的,易受攻击的。而全面地否定中医,也当然会由于以上三个原因,遭到社会性的广泛的反弹。因此,"中医是不是科学"的争论;要害,却在于"争论中医的方法"是不是科学。以此认识去面对何作庥,方舟子,张功耀这三位"反对中医的急先锋",中医维护者的错误反击,几乎可以说起到了"消灭中医的拉拉队"的作用。以至于拉出一个完全是外行的"吴仪也信中医",作为证明。呵呵,牛顿、爱恩斯坦,还信上帝呢!

  何作庥,他反中医吗?他的最核心论据,是"中医不能治癌症"。如果中医维护者蠢到去证明"中医能够治癌症",除了"文盲"这个形容词(注意,是形容词用法,不是名词哟!),实在不知道如何形容!因为人家说的是科学方法论下的事实结论。你应该用同样的方法论,比如说,反问,"中医不能够治癌症,那么西医能治吗?"。事实上,同样的标准,西医也不能治癌症!不妨统计一下,中晚期癌症,包括陈晓旭的那个乳腺癌,西医放疗、化疗、外科、热疗……,很牛,很贵;但是,病人治了以后,死亡率比不治还要高!!实际上,对中晚期癌症的强行治疗,目前即使是在西医学界,也开始认为可能是过度治疗,因此,才有了"姑息治疗" 的提法。姑息治疗,难道不是西医吗?更进一步,目前现代医学开始认为,癌症如果不是因为感染因素,象HP感染导致的胃癌,HP感染导致的宫颈癌,(注意,两个HP是不同病毒,前者是幽门螺旋菌,后者是人类乳头状病毒);就是人体保护自已的措施。"癌症是人体保护自已的措施",这可太具辩证法了!实验表明,主要肿瘤发出的TGF-beta抑制了同类致病因素在体内引发更广泛的肿瘤。这就是为什么癌症越治越扩散的真相,因为,不是肿瘤扩散,而只是广泛存在的肿瘤,原来被抑制而已。

  方舟子,他的论点就是反复申明科学的可重复性、实证性;然后,直接提出主张"弃医留药"。他的要点,不在于"科学可重复性、实证性"原则是否正确,那是无可辩驳的,向这个方向反击纯属徒劳。方的弱点,在"弃医留药"的主语是什么。什么是主语,明白吗?其实,这也同时是张功耀的弱点。他们两人的主句主语,都是"政府,国家"。特别是张功耀,"国家医疗体制应该取消中医",即,国家经营的公立医疗体系,应该不提供中医服务。这错了吗?没错!问题在于,"公立医疗体系",不提供中医服务,难道就应该提供"西医服务"了吗?没有看过本博相关文章的读者,大概不能理解本博这两句话。

  笔者曾经提到,反驳一种理论,有体系内反驳,和体系外反驳两种。体系外的反驳只能使用现实解释的办法,一般是无力的,特别是当该理论体系在实践生活体验中得到"验证"的时侯。对中医的反驳,尽管从科学三要素定义出发,理由很充分;但是,由于生活中仍然存在着"中医有效"的体验,因此,很充分的反驳也在一部分人眼中,认为是"不充分的","不全面的",甚至打算修改科学定义,就是这个道理。

  纵观整个博客,因为笔者所持中医观点而施以攻击,甚至是恶意的人身攻击的人士,几乎无一例外是不懂得科学争论的ABC,无一例外不了解《罗伯特议事法则》,无一例外不是除了《权位崇拜》,就是《中国式诡辩》。笔者不回以"报复性诅咒",不是笔者够厚道,而是笔者不希望在一个科学的社会现实问题的讨论上,陷入《道德的口水仗》。所以,笔者祝福这些朋友,身体健康;社会认识上早日走出误区。

  部分朋友是出于"道德信仰"的立场,百分百支持中医的,并相应地向不接受中医的群体,提出道德上的道义要求"不能不信中医"。部分中医现实利益从业者,或潜在行业利益者,甚至以诅咒的方式,"希望笔者患APL(幼粒)"。这是侵犯笔者等不接受中医信仰的群体的人权的。正如信仰中医是人权,他人不能干涉;那么不信中医,同样是一种人权,以怎以能施以道德勒索呢?"爱护中医,不要让不懂医的老百姓不敢看中医",请问,一种"医疗技术"如果要依靠道德意义上的爱护的话,还有存在的价值吗?以道德理由,恶意攻击象笔者这样,事实上也是为中医争取合法生存空间的人士,那只能说,中医的确应该进入坟墓了。所以笔者说,这些人士,不懂得怎么为中医辩护;总是走进帮助专治统制者《道德治国》的动物模范的路。

  为什么"三重双盲临床实验"标准是唯一科学医学衡量标准?

  对笔者立场原则分明的"西方式论证"很不以为然;问"你怎么肯定张耀功是体系内的反驳"。这里不为说服持有中医信仰的朋友,而是完整笔者对"体系内外反驳方法"的描述。体系内外,是一个不能互换的相对概念。这点很好理解,自家花园对于大街是内;对于房内就是外;大厅对于园子是内;对于睡房就是外。总之,取决于发言者本身知识点的"黑箱边界"在那里。

  笔者以"重复性,他证性,实证性"出发,完全接受了三重双盲临床实验的疗效测定标准。所谓什么医之科学与不科学,根本不关心了。所以,这是完全是中医体系外的"批判",原因是笔者自已不接受中医,当然不会去研究中医以供"反驳"。三重双盲标准,不是中医本身的疗效定义。张功耀比笔者要懂更多的中医,是在使用过中医治过人后,用他的中医知识作为否定中医的依据。因此,尽管张比起笔者是"体系内",对于同样不少"不懂中医"的患者来说,其批判就比笔者有力了。尽管在很多中医"宗师"眼中仍然体系外,这样,张的批判不能说服所有中医从业者和患者,也在情理之中。

  事实上,正是由于中医存在着边际定义模糊的缺点,它具有神秘主义文化理论的通病,就是很容易被他方科学标准质疑。又很容易通过体系内的神秘化加以辩护。最终,成了"信者有","不信者无"。因此,这类争议的合理方案只有一个:让消费者选择;信者选,不信者不选。

  现代医学对中医三重双盲临床实验的要求,并不是可以诡辩偷换"科学"概念的道德要求。实际上,什么是现代医学呢?其实就是可以引进第三方付费,即医疗保险的医疗市场可以接受的商业医学。所谓的三重双盲临床实验是什么意思呢?也就是通过足够多的临床应用统计,得出治疗风险和疗效的概率,结疗同样透明的该顶治疗的可预测费用,不难制定出相应的医疗保险产品。

  根据《不确定性定律》名义价格×1/(风险权重+不确定性)=货币价值可以解释中医,为什么不可能被世界现代医疗市场所接受。只需要把价格,和货币价值,修改为期望,和治疗效果。形成治疗预后×1/(治疗风险+不确定性)=治疗效果;其中的治疗风险,就是著名的三重双盲临床实验所确定的有效性和风险概率。

  为什么不能通过三重双盲临床实验就不是科学?一定被现代医疗市场所淘汰?原因就在于,大病医疗是一项大数偶然的概率事件;要令患者能够看得起病,一定要引入第三方医疗--保险公司。保险公司提供的保险产品,不可能根据所谓的"中医宝库"的诡辩,只可能根据治疗风险概率,倒推出医疗保险产品的赔偿率,和市场价格。中医是什么?就是不能经受三重双盲临床实验确定治疗风险的中国传统治疗手段。换言之,治疗效果全部是不确定性!试问,如果它如何进入现代医疗市场?

  这就是一些所谓的医生穷吹什么"中医治疗急性幼粒白血病","某个慢粒病例中药效果好过格列卫",中国治什么比美国先进,等等,全都是没有意义的胡吹。一切,以三重双盲实验统计概率为准。个案没有意义,(很多人不理解这句话),医疗支付、医疗成本控制,只能针对统计结果进行实际操作。

  有些朋友会说,那中医中一些项目通过了三重双盲实验,有了可对照的风险(包括毒理效果)和疗法,象青蒿素,砷剂,蓖麻素……,是不是就证明中医是科学的呢?不对!因为科学不看你是中医还是西医,只要通过了三重双盲实验过程,有了风险和成本的对照定量,保险公司就可以设计支付产品。这就是现代医学。所以青蒿素,砷剂,蓖麻素……,它们是西药、西医。

  所以,一些人,显然是把"中医是不科学的","中医是法律禁止的","中医是不提倡的","中医是保险公司不赔付的","中医是非法行医",统统搞混了。事实上,"中医是不是科学",要看科学的定义;在中国,基本上就是一场道德的口水仗。"中医是非法行医",在全世界都没有这种说法。真正不可改变的是, "保险公司"不可能对不确定性设计医疗保险产品,否则,就不是商业产品,是开了一个赌场。

  支持中医不可以"强迫患者使用中医"

  对医改、中医关心的朋友,请仔细读读笔者这几篇文章。就可以理解上面两句话:"国家公立医疗体制中,不应该有中医,也不应该有西医",国家应该关注的,不是"医"本身,而是,"如何得到医"。这也是为什么说,最新的医改方案,根本不用进一步讨论,只不过是假、大、空、骗。它的核心,无非就是"医疗行业国营既得利益者",要纳税人为他们的小集团利益,多掏一点钱,搞点面子工程罢了。骗投资罢了!

  医改成功的关键,在于整个方案,必须是"从补需入手",如何满足"由保而生"的需求,是医疗行业内部的专业技术、经营、竞争问题,优胜劣汰,价优者得!医改本身,不是医疗的改,而是"医保"的改。它是"医疗医院管理专业"的问题,属商业、社会保障学科,而不是,"医学院","医疗专业"。它的专家,不是医生,凡是医生,一定提不出成功的医改、医管方案。它是社会如何花钱"买医"的问题,说句难听点的,它是笔者的专业,不是医生朋友们的专业。最没有发言权的,就是医疗的专家。应由社会保障局、民政局主持医改方案,而不是由卫生局主持。卫生局自已主持,等于让卖家自已决定价格,购买力不足国家埋单(当然是对少数人),这治病,能不贵吗?

  中国社会,中国政府,对于医改的问题,整个就搞错了!当中国医疗保险体系无是质量还是公平,都远远比不上美国、香港、英国、日本这些国家时,却奢评指责人家"这个不好,那个不行",作为拒绝公平高效目标的改革的利益集团借口,可笑!可憎!可恨!可怜!

  回头再看看中医,张功耀的高论,可就远不是"中医科学不科学的问题",而是"公费医疗用不用便宜的中医"的问题。再结合代表官僚的吴仪,代表卫生部利益的高强、陈竺的的官方立场,再结合那份完全站在"医疗行业"卖方利益上的医改新方案,以及李玲这些人的高论。所谓"中医科学"之争论,本质上,就是让权贵阶层,用纳税人的钱接受昂贵的西医治疗,补充性,可以选用中医。而平民,无论愿意不愿意,只能选择便宜的中医,或者,用贵得多的价格,接受西医治疗。

  请问,这样的医改,这样的"中医科学",无论你是支持还是反对中医,作为平民,你支持吗?当咱们小民百姓都是傻子?太过分了!那么,如果顺水推舟,响应张功耀的号召,"中西医一起退出国家医疗体系",取消国家医疗体制。市场竞争,中医、西医,全在于患者的选择。那么,无论你是支持还是反对中医本身,又有什么不利之处呢?那么按中医三个相关结论的科字标准,承认科学这种科学论,又有什么为难呢?

  "支持中医"的朋友不得其法,原因可能也就在于"过分迷恋传统文化",自以为较之反方,"更了解传统文化";文化修养差的,还误以为自已拥有道德上的优越地位。说不定,这些道德卫道,只是更不了解"西方文化",及与中国传统的对比而已。有了这般缺陷,套用传统的《》这样的古老招数,既不可能说服旁人,更易被有心官僚利用,全然忘记自已的本来利益、本来立场。变成了形而上学的假大空争论,自相残杀!何益之有

  在没有定义主语角色对象的前题下,"要不要中医",是一个没有意义的道德口水仗。在西方社会,这是一个医疗市场问题,有两种角色,医者的角色,和患者的角色,两者截然不同。对于医者角色来说,"可以选择中医作为从业选择";对于患者角色来说,"可以选择中医作为治病的手段"。根据人权断言,人权单位,及其拥有的财产拥有,自主交换的权力,神圣不可侵犯,这是两者角色的人权利益。但是,如果掉转过来,"医者强行为患者施以中医","患者强迫医者选择中医保证疗效",就是反人权,反民主,即反人类的邪恶行为。

  在中国还有第三个角色,收了国民税收却没有负担国民福利责任的政府。对这个政府来说,以君权为患者选择中医,降低自已的国民福利责任,是它支持中医,并运用《》打压异议人士的原因。而对于中医从业者来说,也根本谈不上占了便宜,只不过是把你们当成廉价服务奴隶,让患者奴隶被动接受君权"安排你们提供的服务"而已。你们得不到真正的职业回报。还不如抛弃君权干预,让真正信任中医的患者,物付所值,体现你们从业的市场价值,你们才有机会真正宏扬中医!

  官方所谓支持中医,本来就是专治统制者剥夺公民人权利益,服务于自身小阶层利益的工具,-----全额西医公费医疗,有多少人有资格享有?这才是人家的目的!唉!一些中医人士,真的不懂如何为中医从业者争取权益。至于一些疯狗一样在本博狂咬的所谓人,人家把她(他)卖窑子里了,还在替人家数钱擦屁股舔屁眼呢!

就医选择权应归还病人下载如图片无法显示或论文不完整,请联系qq752018766
设为首页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lwfree.cn 六维论文网 严禁转载
如果本毕业论文网损害了您的利益或者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一定会及时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