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论文

打赏
当前位置: 毕业论文 > 文学论文 >

周立波小说的语言艺术特色

时间:2017-05-04 21:52来源:毕业论文
周立波小说语言在不同创作时期表现出不同程度的欧化倾向。从《暴风骤雨》到《山乡巨变》,周立波小说中语言的欧化特点愈来愈与其语言中的乡土口语化特征水乳交融地融合在一起

摘  要:作为周立波众多乡土小说创作成就的重要一方面,他的语言艺术特征值得我们认真探讨。周立波的小说人物语言高度口语化,具有较强的乡土口语特点,比较贴近乡村民众,带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另一方面,周立波小说语言在不同创作时期表现出不同程度的欧化倾向。从《暴风骤雨》到《山乡巨变》,周立波小说中语言的欧化特点愈来愈与其语言中的乡土口语化特征水乳交融地融合在一起。关键词:周立波;语言艺术特色;乡土口语;欧化8151

Language Art Characteristics of Zhou libo's Novels
Abstract: As an important aspect of Zhou libo’s novels’ accomplishments,his language art characteristies are worth serious consideration. Zhou libo's language characters are highly colloquial,spoken with strong local characteristics, more close to the village people, with strong life breath. Zhou libo, on the other hand, the novel language’s European integration tendency is more obvious. From the "storm" to "great changes", zhou libo's European language in the novel characteristics become more and more local colloquial characteristics of its language to complete together.
Key words: Zhou libo; Language artistic characteristics; Native language; European
目    录

摘  要    1
Abstract    1
前言    1
一、周立波小说语言的乡土口语化特点    2
(一)农民语言的口语化特点    2
(二)叙述语言的高度生活化    3
(三)方言土语与周立波小说语言特点    3
二、周立波小说语言的欧化倾向    5
(一)周立波早期小说语言的欧化倾向    5

源`自*六)维[论*文'网www.lwfree.cn


(二)延安时期周立波小说语言的嬗变    5
(三)周立波乡土小说成熟期语言的欧化现象    6
三、乡土与欧化:周立波小说语言特色    7
结语    9
参考文献    9
致谢    10
周立波小说的语言艺术特色前言
周立波在乡土小说的创作上取得的重要成就之一就是他的语言艺术。在周立波所创作的乡土小说中,他的小说语言吸取了民间乡土口语中自然质朴、新鲜活泼的元素从而呈现出鲜明的乡土特色。同时,其小说语言的欧化倾向比较突出,在某种程度上引进了新的思维体系,改变了中国当时的语言状况。从《暴风骤雨》到《山山乡巨变》,周立波小说中的欧化倾向渐渐的成为他创作中的一个潜意识,并与他的民族化的努力有机地融合在一起。本文将从周立波小说语言的乡土口语化特征与欧化特点角度去论述其小说的语言艺术特点。
    一、周立波小说语言的乡土口语化特点
    周立波乡土小说的语言艺术特征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农民语言的口语化特点
周立波小说语言的一个重要特点就在于让农民自信且自豪的说出自己质朴与土气的口语。这一方面是由于文化程度不高的农民只能选择说出各自地方的方言,另一方面则由于作家的有意识的选择所致。“周立波本人的方言即湖南益阳地方方言在其作品中得到广泛应用也使得这些鲜活的生活口语能有传神地再现他所处的那个时代的老百姓的真实生活。”[1]
乡土口语化作为作者周立波小说中人物语言的重要内容在塑造乡间农民形象,充分显示农民人物的性格中功不可没。例如:在《山乡巨变》中陈先晋、“亭面糊”、“菊咬筋”等人物形象的塑造中,乡土口语就扮演者一个极其重要的角色,周立波对于民间话语的大量运用不仅有利于人物的塑造而且自然而然地营造出一种传统乡土的现实情景。同时,周立波作品中广泛的运用湖南方言土语和民间俗谚,诸如:“舞饭”、“嫩伢细崽”、“一个冬瓜不上粉,两个冬瓜不挂霜”、“晏了”等,特别是在运用于人物的语言中,更能将不同的个性生动的展现出来,在此略举几则小例子。陈先晋起初不肯报名入社,担心的是“幺子互助,合作还不是乱弹琴”,“龙多旱,人多乱,几十户人家搞到一起,怕出碌戏。”王菊生(“菊咬筋”)坚决对入社原因是“这明明是吃亏的路径,我为什么要当黑猪子呢?”而亭面糊在犹豫不决中申请参加合作社,却还要借他的妻子之口去说服自己:我婆婆讲:“搭帮共产党,好不容易分了几丘田,还没有作的熟,又要归公了?”我开导她说:“这不叫归公,这叫入社。我问你,我们单干了一世,发财了没有?还不是年年现路子,今年指望明年好,明年还是一件破棉袄。”[2]以上的这些语言文字既具体生动、可闻可感,又能够与乡村的具体事物相联系,最终给作品增添了浓郁的乡土气息。这也使得作家能够在作品中充分展现农民语言的口语化特点以使作品能够更加直观地反映乡村生活。 周立波小说的语言艺术特色:http://www.lwfree.cn/wenxue/20170504/6380.html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