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论文

当前位置: 毕业论文 > 文学论文 >

苏青小说的女性主义解读

时间:2017-09-29 12:34来源:毕业论文
苏青在她的小说创作中,以自觉的女性意识和独特的生命体验塑造了一系列鲜明生动的女性形象,并以其特有的女性视角诠释了女性世界的真实,反映了苏青对女性自我意识的呼唤,对
摘要:苏青在她的小说创作中,以自觉的女性意识和独特的生命体验塑造了一系列鲜明生动的女性形象,并以其特有的女性视角诠释了女性世界的真实,反映了苏青对女性自我意识的呼唤,对女性独立生存方式的探索以及对女性潜在的独立人格的呼唤。通过对女性独特、真实的生命理想的呈现和对女性悲剧命运的思考,展现出对女性生命价值的哲性思考。13902
关键词:苏青小说; 女性写作; 女性意识
 Analysis of Su Qing’s Novel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Feminism
Abstract: In the narrative of Su Qing's novels, she creates series of vivid female images through description of self-conscious feminism and unique life experiences. Her works interpret the real female world in the perspective of feminine, which also reflects the calling for female self-consciousness, the exploration of female independent model of existence, and the calling for female implicit inpiduality, showing her philosophical thinking of female life values.
Key Words: Su Qing's Novels; Feminism Writing; Feminine Consciousness
目        录

摘  要1
Abstract 1
一、女性视角下的生活书写2
(一)真实而细腻的身心体验2
(二)对“性爱”的关注2
二、追求自我真正的独立4
(一)女性追求经济的独立4
(二)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和独立5
三、女性生命意义的哲性思考7   
   (一)展现女性独特而真实的生命理想7
   (二)对女性悲剧命运的深刻思考8
参考文献11
致谢12
苏青小说的女性主义解读半个多世纪前,张爱玲曾说:“把我同冰心、白微她们来比较,我实在不能引以为荣,只有同苏青并论我是心甘情愿的。”[1]半个多世纪后的今天,苏青大胆坦诚的笔触再次吸引了人们的目光。沦陷区上海特殊的历史时空赋予她以机缘,使她把自身几经波折的生活体验化为创作的素材,让她在与读者零距离的情感沟通中原汁原味地展现了世俗化的女性生活,让她在政治、经济、文化掣肘的灰色地带中,用另类而率真的笔触撑起了一片女性的天空。她的小说在哀恸和苍凉的氛围里,偏离于当时的主流意识,完成了女性在特殊的历史情境下的精神还俗。本文试从苏青小说的女性视角、女性追求人格独立和对女性生命意义的哲性思考三个方面来全面解读其小说的女性主义。

源自六[维^论'文]网.加7位QQ3249'114 www.lwfree.cn


一、女性视角下的生活书写
所谓女性视角,即用女性意识、女性经验创作作品。由于女性的心理、生理特征都有别于传统的男性,女性写作也是有别于传统的男性写作的女性文本。由于男权文化的长期压迫,女性真实的自我很少被女性用女性话语毫无保留地大胆呈现,而女性只有发出自己的声音,找到自己的女性话语之源,才能用女性的笔触写出自我和世界。
   (一)真实而细腻的身心体验
“女性的话语之源就是女性自己的身体”。[2]女性只有认识自己的身体并感受到身体引起的各种真实的变化才能提高女性对自身本质的认识。它为女性的成长确立了一个感性的初始化状态,为女性的革命确立了感性的存在方式。在苏青笔下,女性的身体体验与心理体验是其女性言说方式的重要方面。苏青小说中的身体体验出现最为频繁的便是生产与流产的苦痛。“痛呀,痛呀,痛的好难忍受”。《结婚十年》中年仅十九岁的苏怀青正是因为有了这刻骨铭心的苦与痛,才有了“再也不要养孩子的呐喊”。生育的恐惧是埋藏在女人灵魂深处的胚芽,一旦有了适合其生长的环境,就一发不可收拾地疯长。她描写自己的生育感受时这样写道:“这样一次一次地迸着,也不知过了多久痛又不像痛,想大便却又不能大便,像是有块很大的东西白布单早就揭去了,下身赤露着却不觉得冷,更不可觉得羞耻。”新生命降临时的喜悦与激动,即将成为母亲的神圣与高尚,在这里了无踪迹,有的只是一具在苦痛中奋力挣扎,在死亡边界上痉挛残喘的女性的肉体,有的只是撕心裂肺却又刻骨铭心,难以忍受却又必须忍受的女性身体体验。苏青用“祸根”形容孩子的降临,把生育看做女性最沉重的负担,痛恶这种强加于女性自身的痛苦。这痛苦根本不似失恋那般富有诗意,是男性永远无从想象也无从体验的性别痛苦。苏青正是以血为墨告诉女孩成长为女人和母亲的“痛”,她大胆地袒露了女性生产时的身体体痛,释放出了女性的感觉和能量,诠释了一个女性正因自己真实的身体历史和身体遭遇才形成自己的性别,变得完整。 苏青小说的女性主义解读:http://www.lwfree.cn/wenxue/20170929/14293.html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