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论文

打赏
当前位置: 毕业论文 > 文学论文 >

萧红小说对女性悲剧的书写

时间:2019-08-03 20:49来源:毕业论文
叙写抗战中的东北生活,把镜头对准抗战大潮下的边缘人物,表现出当时底层人物的生存状态,展现了当时人们的内心世界,显得真实而又独特。她还以儿童叙述视角,动情讲述讲童年

[摘  要]  在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萧红是一位独特的女作家,她的一生短暂而又坎坷,她从自身悲剧性的人生体验出发,叙写了女性的生活苦难与悲剧命运。在她的文学创作中,女性的生活是悲苦的,她们以动物般的方式支配着自己的生活,她们结了婚却没有真正得到爱,她们经历着生育的痛苦。她以女性意识的边缘叙述角度,叙写抗战中的东北生活,把镜头对准抗战大潮下的边缘人物,表现出当时底层人物的生存状态,展现了当时人们的内心世界,显得真实而又独特。她还以儿童叙述视角,动情讲述讲童年时期的生活,从儿童的视角去观察世界、描写世界,善于用童心来看待生活。
[毕业论文关键词]  萧红 小说 女性悲剧
The study of female tragedy in xiaohong's novels.
Abstract:Xiaohong,a unique woman writer in Chinese contemporary literature history,had a transient and tough life.She described the tribulations of life and tragic destines of women based on her tragic life experiences.In her literature creation,the lives of women are bitter and painful.They dominate their lives as animals do.They are married without getting real love.They are suffering from the pain of delivery. She described lives northeast China people's lives during anti-Japanese war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female consciousness. She focused on marginalized population during that time,which shows low classes' survival conditions and inner word. She also described their childhood from perspective of children in order to observe and describe the world and live with positive attitude. All her novels are true and unique. 
Key Words:Xiaohong;Novels;female tragedy
一、对女性生活苦难的描写
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男尊女卑的观念一直存在着,在男权社会中,女性一直处于被压迫的地位,并没有得到真正的平等和尊严。作为一名女性作家,萧红对女性的生存问题十分关注。萧红的一生虽然短暂坎坷,但是她却以自己悲剧性的的人生体验和独特的艺术手法,淋漓尽致地描绘出女性的生活悲剧。在萧红的作品中,有许多生活在底层的农村女性,她们愚昧、麻木,生活在苦难之中,她们有着悲剧性的人生,她们的生活苦难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源-自*六'维:论.文]网[www.lwfree.cn
   (一)被迫以动物般的方式生活。
在萧红的小说中,女性被动物化了,她们被迫以动物般的方式生活,“蚊子似的生活着,糊糊涂涂地生殖,乱七八糟地死亡。”1《生死场》中的女性大多都是以这种方式生活着,她们像动物一样,每个人都有着自己所对应的动物。其中,麻面婆是刻画地最形象的:“麻面婆的眼睛大的那样可怕,比起牛的眼睛来更大……麻面婆是一只母熊了!母熊带着草类进洞……让麻面婆说话,就象让猪说话一样,也许她喉咙组织和猪相同,她总是发着猪声。”2在萧红的笔下,马面婆仿佛牛、母熊、猪一样的动物。甚至连全村最美丽的女子——月英,也不例外,如动物般的生活着,萧红将月英比作是“一只患病的猫儿”。萧红笔下的这些女子,以动物般的方式生存着,她们不是以人的方式生活着,这让读者沉痛地感受到女性的悲苦命运。
   (二)无爱的婚姻。
    自古以来,爱情一直是美好的,是让人向往的,是无数作家讴歌和赞美的对象。然而在萧红的作品中,爱情仿佛是一个缺席者。在这个以男权为中心的社会里,男性和女性的结合,却不是出于真正的爱情,更多的是出于男性对女性的需要,女性只是被当做生育的工具,没有尊严,更没有得到应有的爱。萧红正是通过爱情的缺失,揭示出女性深层的悲剧处境。在萧红的笔下,有着这样一群女子,她们年轻,温柔,美丽,勤劳,她们渴望着纯真美好的爱情和幸福美满的婚姻。然而残酷的现实却不得不让她们屈服。在萧红的作品中,很多女性都是通过指腹为婚或者“看戏相亲”的方式嫁出去的,这样的婚姻缺乏恋爱双方的自主性与自愿性,双方的结合并不是出于爱,这样的婚姻往往以悲剧收尾。《小城三月》中的翠姨就是代表,翠姨被母亲许配给一个根本没有见过面的男人,翠姨并不甘愿,也无力反抗,最终只有以自杀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还有一些女性,在恋爱时她们从男性那里感受到了一些温存,她们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了男性,认为男性也是这样爱着自己,可是结婚之后,她们对爱情的幻想破灭了,金枝就是其中的代表。金枝是萧红笔下一个栩栩如生的人物,她是一个纯真的农家少女,她对美好的爱情有着幻想和期待。成业用情歌敲开了金枝的心扉,金枝和成业迅速地坠入了爱河,金枝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了成业,她爱成业,并且认为成业也爱着她。不久,她怀上了成业的孩子,怀着对幸福婚姻的向往,她向母亲提出了请求,希望能嫁给成业。然而,在成业的眼里,金枝却只是宣泄欲望的工具,他对金枝没有强烈的爱,也从未想过要给她幸福的生活。在成业的眼里,金枝只是一个可以发泄欲望的工具,成业享受着占有金枝的身体所带来的快感。金枝因为未婚先孕饱受内心的煎熬,连母亲也不理解她,这时候金枝最需要的是恋人的支持与抚慰,而成业却压根没有考虑过金枝的感受。“他什么也不懂得问,他丢下鞭子,从围墙宛如飞鸟落过墙头,用腕力掳住病的姑娘,把她压在墙头的灰堆上,那样他不是想要接吻她,也不是想要热情地讲些情话,他只是本能被支使着想要动作一切。”3甚至在金枝快要生产的时候,成业依然强行地和她做爱。在成业的眼里,金枝只是一个发泄欲望和生育的工具,他对金枝并没有爱。在结婚以后,金枝饱尝着无爱的婚姻带来的痛苦,被成业打骂,连出生不久的女儿也被成业活活摔死。这时候,金枝终于明白了,成业对自己不过是生理上的需要,并没有爱,她说出了这样的话:“我恨中国人呢, 除外我什么也不恨。”4其实,这时的金枝明白了,男性对女性的需要仅仅是生理上的,她恨那些只知道粗暴占有而又不懂得爱的中国男性。作为打鱼村最美丽的女子——月英,也难逃这悲剧性的结局。月英美丽、善良而又温柔,她心甘情愿地和自己贫穷的丈夫一起过日子。但是,月英的一场病改变了这一切。在月英生病之后,她失去了生育的能力,一开始,她的丈夫还为她请神索药,但其实这些只是为了做给别人看,好让别人知道自己尽了做丈夫的责任。月英的病并没有得到好转,月英的丈夫也越来越嫌弃她。渐渐地,她的丈夫对她极为冷漠,仿佛对待陌生人一样。月英需要人照顾,而她的丈夫却对她不管不顾,连水都不给月英喝,甚至还在月英病重时将月英的棉被拿走,换成冷冰冰的砖头,在这样的折磨下,月英渐渐衰弱下去,他的白眼珠完全变成了绿的,她的头发像烧焦了一样,紧紧地贴在头皮上。月英的周围堆满了排泄的秽物,她的丈夫也不去管它,任由蛆虫慢慢地腐蚀着月英的身体。就这样,月英的下半身腐烂了,当王婆为她擦拭身体时,甚至有白色的蛆虫落在手上。月英的生命就这样慢慢地走向终结。从月英的悲剧中可以看出,月英的丈夫对月英并没有爱,当月英患病,失去生育的能力时,月英对她的丈夫也失去了价值,在男人的眼里,月英并不是朝夕相处、相敬如宾的妻子,而是生育的工具,一旦女人丧失生育的本领,女人的价值也就随之消失。在这样的婚姻中,有的只是男性对女性身体上的占有,而没有爱,女性结了婚之后,饱受着无爱的婚姻带来的折磨,最终导致悲剧性的命运。 萧红小说对女性悲剧的书写:http://www.lwfree.cn/wenxue/20190803/36796.html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