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论文

打赏
当前位置: 毕业论文 > 文学论文 >

论纳兰性德作品中的 “爱情 ”

时间:2019-10-27 21:21来源:毕业论文
纳兰性德被称为“满清第一词人”,是清代词坛上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星,在其众多词中爱情词就占了三分之一之多,而且是其所写词的精华所在。纳兰性德是一位内心情感丰富,比较感

摘要:爱情是我们每个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同时也是引起文人墨客灵感的源泉。纳兰性德被称为“满清第一词人”,是清代词坛上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星,在其众多词中爱情词就占了三分之一之多,而且是其所写词的精华所在。纳兰性德是一位内心情感丰富,比较感性的人,他的爱情词深受其情感经历影响,是其情感历程的直接反映。41616
毕业论文关键词:纳兰性德;卢氏;沈婉;爱情词
On Nalanxingde's Works of "Love"
    Abstract: love is a part of each of us to live the essential, but also cause literati inspiration source. Nalanxingde is known as "the first Qing Ci, CI in Qing Dynasty on a rising star, in its many words love word accounted for one-third, and the written word essence. Nalanxingde is an inner emotional, sensitive, word of his love by the emotional experiences influence, is a direct reflection of the emotional journey.
Key words: Nalanxingde; Lushi; Shen Wan; Love words
    前言
    一说到关于爱情的作品,首先就会想到纳兰性德的词。纳兰性德出身于钟鸣鼎食之家,所以他自小就受到严格的贵族教育和良好的文化熏陶,与大多数纨绔子弟不同的是,他并不热衷于荣华富贵的生活,而是将主要的精力用于学习武艺和专研经史典籍。这样看的话,性德应该是完美的人生赢家。但是,我们只看到了他的锦衣玉食,而不知他一生的爱情生活失意多于得意,悲伤多于欢乐,可以说是红色和灰色交相更迭。他曾经经历过两段对他的人生产生重要影响的恋情:一段是风雨同舟,善解人意的如花美眷卢氏,这是他打算白头偕老的人生伴侣,同时也是他张惶失落的温暖港湾。与妻子新婚如胶似漆时,他写下了《蝶恋花.夏夜》 、《浣溪沙》等反映夫妻琴瑟和鸣,幸福生活的词句。在陪同皇帝出巡时,看的当地的景色想起家中思念的妻子写下了《相见欢》 、《菩萨蛮》等抒发对妻子的思念。更在妻子离世后写了许多情真意切,悼念亡妻的词,来抒发自己对亡妻的思念,追忆;另一个则是他的红颜知己沈婉。前者他们只经过三年的甜蜜相伴就天人永隔;后者则是因为“门不当户不对”的原因被棒打鸳鸯。在此期间,纳兰因为与沈婉相恋,写下了《遐方怨》 、《临江仙》 、《画堂春》等来描写与沈婉的爱情。 源$自,六.维/论[文;网'www.lwfree.cn
一、文献综述
    (一)纳兰词的地位
    纳兰性德的一生是短暂的,很多人说他是“情深不寿”。我们无从得知,但是他融情于词,为他的爱妻卢氏和情人沈婉写下了许多感人肺腑的词句,值得我们细细品味。关于纳兰词在清朝文学史上乃至中国词史上的地位,由于研究者所处的时代背景不同以及评判的标准不同,所以对于纳兰词的评价有褒有贬。纳兰性德主张诗词写作要发自内心,符合自己的真性情,不是随意的文字堆砌,所以他的作品都能让人读来感同身受。因为况周颐词也主张“真字是词骨,情真景真,所作必佳。”所以由此可见他对纳兰是持赞赏的态度。[1]基与纳兰的作品要发自真情,并且其改变了北宋以来花间派词的贵重但不实用,形成了了自己的创作主张。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也赞赏纳兰为“北宋以来第一词人”。 [2]谢无量认为,纳兰词于清初文坛:“独为一时之冠。”[3]纳兰性德和南唐后主李煜,一个是世家贵族子弟,一个是亡国君主,相似的身世背景,与背景不相称的至情至性和多愁敏感的性格,造就了两人相似的写作风格。纳兰性德虽然受到李煜诗词风格的影响,但同时又形成了自己的风格。这两个相隔700多年的俱都才华横溢又多情的人,总是被拉出来做比较。所以胡云翼对纳兰词也颇为赞赏称:“纳兰性德的个性与作品都和李后主相伯仲,他的小词在清代是无足抗衡的。”[4]                  有人喜欢推崇那么就会有人对他不喜欢。游国恩等所编的《中国文学史》中只是对纳兰性德的背景和作品进行简单的描述,称他是“较有成就”的作家。[5]陈子展不喜纳兰,所以对其作品也是持否定的态度。罗慕华则认为男人应该写具有阳刚之气的作品,而纳兰的作品偏“女性化”,所以对他不喜欢。然而,大多说学者保持中立的态度,既不是一味的褒奖,也不是一味的贬低。他们会用辩证的态度去看待。唐圭璋一方面认为纳兰词“全以真胜”、“情真景真”,也同时指出其词:“长调多不叶律,短调亦有平衍处。”[6] 论纳兰性德作品中的 “爱情 ”:http://www.lwfree.cn/wenxue/20191027/41735.html
------分隔线----------------------------
推荐内容